公轉與大自然關係圖-O  

 

 

「郭氏八穴」提供了一個能「一以貫之」的核心範疇。將700多個穴位歸納成八穴,凝聚成一條大道,最終可以合一,不至於散落於全身,並在此一股精神力用於治病、養生與加持善根智慧增長,貫穿人生始終。

 

 

   百會穴位於頭頂的正中線和兩耳尖連線的交點處,也就是在頭頂的正中心。在《會元針灸學》中說道:「百會者,五臟六腑奇經三陽百脈之所會,故名百會。」就是說,百會穴是人體諸多穴位的交會處。因此,經常按摩百會這個穴位,視為可以將人體經絡以及大部分的穴位都帶動起來;對治療頭痛、高血壓、低血壓、失眠、焦慮、心悸、健忘、癲狂等功效都不錯,及對身體漸虧、虛弱的中老年朋友來說,更是可以起到補陽填陰的作用。上述功效表面看來似乎有理,不過,仔細想想其實邏輯上相當有問題,探究這些功效背後所隱含的可能彼此是相互矛盾的,卻也顯示出百會在應用上可以有各種多元方法。

   郭老師在講述「郭氏八穴」時說:「百會是三焦能量的出口,長強則是外焦的出口。」都是同樣能量的出口,一端是從三焦入外焦的出口,另一端則從外焦入三焦的出口,所以說百會和長強是生死關的出口。換言之,百會和長強乃是做人的根本,貫穿于人生之始終者也;這個終始過程,就是能量轉化、更新、調節貫穿終始的過程,也是循環終始,周行而不殆,如日夜相繼,春夏秋冬相更替。倘若從循環終始的觀點來理解百會穴的功效,就不會覺得上述理論彼此之間邏輯上不相關連,甚至相互矛盾。但關鍵問題來了,百會是三焦能量的出口,何以《空間醫學》在養生保健上,強調按揉右肩胛隙縫的小空間?直接開啟百會加大三焦能量出口入外焦,豈不更有功效?事實上常常很有功效,然而將會阻礙能量轉化、更新、調節的發展,回過來也會造成更多的後遺症,是我們幾乎察覺不到的結果。治病養生不怕慢,免得日後留下麻煩的後遺症,正因為如此,《空間醫學》以按揉右肩胛隙縫小空間,作為三焦能量出口入外焦的門戶。

 

   對於百會穴,通過自身修行,讓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了身體自身的智慧,有機會貼近、理解百會穴的功效。漸漸穿越這一切的,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。把時間拉回到二十年前,在《動意功》時期,有幸和上海一位氣功大師請益。這位大師自述功力增長時,感覺頭頂如醍醐灌頂般,猶如一種澆涼水般的感覺從頭頂散開,順著臉頰、脖子再到背部,最後蔓延至全身。當時我似懂非懂地投以羨慕的眼光,並沒有深入理解氣功大師何以視醍醐灌頂般的從頭頂散開、最後蔓延至全身,為長功現象,與世俗認定的把氣、能量導引到上丹田才能開發智能,有相當大的差異。事隔多年後,為了讓朋友解開頭部氣血積聚感受,便主動幫朋友要求做火灸頭的保健。當時正在專心審方的郭老師聽聞我的要求,馬上抬起頭對著我說:「下虛,不能火頭。」我仍然似懂非懂地投以疑惑的目光,並開始深入思考下虛者不能火頭的原因?只不過,再多的思考力都不敵自身的修行過程。後來在一次睡夢中,夢見自己站在山腳下抬頭仰望著山峰,專注大型泉眼從山峰表面噴湧而出並向兩邊泛起白色的水花;當即騰空驅雲的直奔山頂而去時,感覺一陣陣水霧撲面而至,有股沁涼的氣息讓燥熱之氣意全消,心情也不再那麼浮躁。尤其是在泉眼的位置,更是冰涼異常,滑入舌尖、喉嚨,醇淨甘霖沁涼入肌理、入胸腔,入脾肺、再穿透全身,感到那股沁涼的氣息傳入體內,竟循著全身經脈流轉;猶如骨牌效應般相互牽連,猛然驚覺「咚」的一聲,有股能量匯入下丹田的时候才頓悟到:能量轉化、更新、調節,貫穿、循環的終始過程。醒來後,感覺自己神清氣爽、思路清晰了起來,且注意力較為集中,也提高了工作及學習的效率頭腦和身體都充滿正能量。故而明白《空間醫學》在養生保健上,強調按揉右肩胛隙縫的小空間,以降低外焦空間壓力的方法,製造三焦出口的能量撞擊外焦的出口,如此一來,三焦和外焦能量循環終始獲得貫穿後,將周行而不殆,如日夜相繼,春夏秋冬相更替的進行轉化、更新、調節。所以說,百會這個穴位的功效,在於陰和陽、三焦和外焦的相互轉化、更新、調節,才能同時治療高血壓、低血壓,又可以起到補陽填陰的作用。倘若視開啟百會穴可以將人體經絡以及大部分的穴位都帶動起來,就和我當年主動幫朋友要求做火灸頭,誤以為疏通頭部能量可以活化腦部,回過來造成的後遺症,是我們察覺不到的結果。因此從這個觀點看來,「轉化」與「開啟」百會的差異,不免連帶影響頸椎的問題。頸椎位於百會與夾脊(膻中正後方)所流轉的路線中間,「開啟」百會,猶如習練《動意功》靜功之五馬奔騰;五色馬循逆時鐘方向跑到頭頂上方時,沒有按步驟再以順時鐘方向返回體內歸為五臟,五臟的精氣將從百會流失,所以能量就無法流轉到大椎。而「轉化」的觀點,也就是《空間醫學》採取了在右肩胛隙縫的小空間做為調節外焦的壓力,三焦有了抒發的出口後,上焦能量的流轉猶如骨牌效應般相互牽連,除了感受上背部能量的下行,同時帶動中下焦能量過百會並流轉到大椎、夾脊後;並借助大椎、夾脊出口能量下行撞擊命門、尾閭,再返回到下焦並起到三焦的生生化化。因而對頭痛、高血壓、低血壓、失眠、焦慮、心悸、健忘、癲狂等都有不錯功效,其實根本問題是頸椎獲得改善所致,並不是治療頭部的結果;對身體漸虧、身體虛弱者之所以起到補陽填陰的作用,關鍵是三焦能量流轉到外焦後,經「轉化」後又再返回到三焦,循環終始獲得貫穿之故。對修鍊者而言,也是增長功力最好的方法,正如當年氣功大師自述功力增長時,感覺頭頂如醍醐灌頂般,猶如一種澆涼水般的感覺從頭頂散開……,有異曲同共之妙。而所謂生死關的出口,關鍵在於是否有在體內參與循環而異。

   百會在應用上可以有各種多元方法,但是在「轉化」與「開啟」上如何掌握其中的分際,亦成了養生人應該謹慎省思的問題。人體有700多個穴位,「郭氏八穴」幫助我們於此分際拿捏上的思考,提供了一個能「一以貫之」的核心範疇。將700多個穴位歸納成八穴,凝聚成一條大道,最終可以合一,不至於散落於全身,並在此一股精神力用於治病、養生與加持善根智慧增長,貫穿人生始終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空間養生

zn9224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